女子收寄癫痫特效药涉毒被取保:借用地址给儿子病友帮忙 1分钱都没收

因为替癫痫病友群群主收寄一个氯巴占包裹,35岁河南李女士没想到会因为涉嫌走私毒品负案在身。

11月22日,李女士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表示,作为母亲,她一心只想着救孩子,“对我判刑坐牢并不重要,我觉得救孩子最重要。”在她看到,这是儿子的救命药,这个药效控制能控制儿子的癫痫持续状态,能让孩子生命延续,和贩毒不沾边。

11月22日,李女士在今日头条发文称自己因为收寄氯巴占包裹卷入毒品案

>>>大脑放电

甚至没一个月大的孩子发育得好

癫痫发作不停抽搐,有猝死危险

李女士介绍夫妻俩都是河南人,有一个不满2岁患有严重癫痫病的儿子。

李女士清晰地记得有关儿子的一切生活点滴。“他是我的独生子,我儿子是生下来第9天生的这个病,他到今天1岁10个月零两天。”

“我儿子现在什么都不会,也不会抬头,不会坐,不会说话,甚至也不认识我,也不会叫妈妈,就只会吃东西、喝奶,其他的都不会,他甚至还没有一个月大的孩子发育得好。癫痫最严重的时候不停地抽搐,大脑放电,随时有生命危险,还会发生猝死。”

>>>求医问药

天南地北治病 医生诊治明确

让吃癫痫性脑病孩子都需要的救命药

两年来,李女士夫妇四处求医问药,是医生诊治开的氯巴占。

“我们天天抱着孩子天南地北地治病,都是河南本地的医院不停地跑,孩子因为癫痫有生命危险了,在本地医院住院,医生建议我们去北京,我们就又往北京跑,然后加各种病友群。这个药都是医生给我们开的,让我儿子吃的,让我们自己买,我们目前看病所有的医生都明确让我们吃这个药。”

李女士表示,氯巴占在国内药店都买不到,“我们问遍了,这个药在国内没有,如果在国内能买到,我怎么会讲出这个事情,这是癫痫性脑病,还有难治性癫痫孩子都需要的救命药。”

>>>涉嫌运毒

借用地址帮群主忙收寄购药包裹

1分钱没有收 包裹价值2000元

今年6月,病友群主“铁马冰河”私信李女士,希望借用她的地址让她帮忙收取从国外寄来的氯巴占包裹。9月,李女士因为涉嫌运输毒品被中牟县警方传唤,10月案件移交检察院。

“我现在是取保候审,案子还在中牟县检察院审查阶段,一共就是我们5个人涉案,但我和他们任何一个人都没有见过面。”

李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她没有想到会因此背上涉嫌走私毒品的罪名。

“他当时让我把药寄到安徽,我猜他应该是安徽人。”李女士称自己只是帮忙收寄包裹。“他应该是从意大利进的药,我就是帮他寄了这个包裹,没有想到后续的事情,因为我1分钱没有收他的。他在国外用我提供的地址寄包裹,我收了他的包裹,再转给他,他在转给其他病友。他具体涉案案值我不了解,他让我收寄的这个包裹也就是2000元。这个案情很简单,事实都很清楚。”

>>>群主口碑

病友很能理解100到150元加价

价格便宜多了,就算他赚钱也愿意

李女士表示,涉案病友群主“铁马冰河入”在群里口碑不错。“在病友群里对他评价很高,至少是目前我们病友群里他卖的是最便宜的药,包括疫情严重时,他的药都很便宜。”

代购群里这个药的进价和出价有差额,但大家都心知肚明,都可以接受。“我就是给他寄了个包裹,他又卖给病友,要说没有牟利也不可能,但他的药病友评价那么高,至少在我认识的代购那个圈子里,从他那里买过药的都说是最低的。我后面才了解到他的药价为什么低,因为他家也有个病孩子,他是个爸爸,我们很能理解100到150元加价,因为他的药比所有的代购都便宜。”

病友群里有人说:“我觉得群主是个很好的人,疫情的时候我没买到药,是他帮我想办法从其他病人那儿先借给我。”

还有群友留言说:“确实不错,真的没赚什么钱,他的价格好低。”“他的价格便宜多了,就算他赚了钱我也愿意。”

李女士比喻道:“《我不是药神》那个电影我看过,我觉得他算是个药神,他要不算,我们也不会和那些价格很高的代购聊天了,我们群友对他评价很高,都说他这个群主非常好。”

>>>精神药品

1克氯巴占相当于0.1毫克海洛因

以前嗜睡 吃这个药后反而精神好了

华商报记者检索,《精神药品品种目录(2013年版)》中,氯巴占被归为第二类管控的精神药品。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在2017年一份《关于印发〈100种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制品种依赖性折算表〉的通知》中指出,1克氯巴占相当于0.1毫克海洛因。

氯巴占研发公司公告,该药会使用户面临滥用、误用和成瘾的风险,可能导致用药过量或死亡。

但在李女士看来,氯巴占是儿子的救命药,服药一年多目前没有发现有问题。

在李女士看来,氯巴占是不满两周岁、患严重癫痫儿子的救命药

“我儿子试了很多种药,目前只有这种药效果显现出来了,至少目前他是离不开这个药。我专门问过医生,这个药在国外上市很久,不会有什么问题,像我们这种脑病的孩子已经在一线临床用药,他们长期服用好几年都没有问题,当然不可能一点副作用都没有,我孩子他没有感觉有啥副作用,嗜睡以前有,但吃这个药之后反而精神好了。”

>>>断供风险

群主被抓供药渠道断了减量吃药

再买不到只能偷偷去找病友借药

李女士认为,警方办案,“铁马冰河入”被抓,造成这个救命药供应紧张。

病友群有群友留言称:“群主被抓了,我们药也断了,不知道怎么办。”还有群友表示:“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李女士说:“我怎么说呢?这不是埋怨不埋怨的事,这当然也是警方的工作,但我理解它就是个药品,不是毒品。”李女士表示,现在这条供药渠道就断了,会影响很多家庭,这在病友群里反映很普遍,更加难买到这种药了。

“这个药现在没有人卖了,非常少,市面上一盒出来有的卖七八百、八九百,1000元还有人买呢,而且还经常没有人卖。”

李女士说:“家里的药只能维持两周左右,我现在只能勉强维持,我给儿子把药量减了,其实这样对孩子不好,我儿子现在发病又多了,如果药量不减,他的药就不够了,他每天必须得吃这个药。”

“因为我有这个情况(涉案),我也不敢帮病友,我当时在群里说我孩子快断药了,有病友说要给我寄一盒药,我们都不懂这个法律,我赶紧给人家说千万别给我寄,人家还问我为啥不能寄,我害怕又害了病友嘛,家里有这癫痫孩子,谁也不知道中间的风险。”

李女士表示:“如果再买不到这个药,只能偷偷去找病友,看能不能去借药,但目前这种情况,我也不想去借,我怕连累了人家。”

>>>不离不弃

从未考虑放弃或者再要一个孩子

唯一能指望的就是儿子活着就行

对于李女士夫妇来说,他们要求不高,他们只希望儿子能活着。

李女士说儿子癫痫最严重的时候不停地抽搐,大脑放电,随时有生命危险,还会发生猝死

“我儿子综合症比较严重,要指望他发育什么,那是不可能的,唯一能指望的就是他活着嘛,我不知道其他正常家长怎么想,对于我们家庭来说,他能活着就行。”

11月22日,35岁李女士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她正在住院治疗,两年多来,她心力交瘁累积成疾。

“我们家族中从来没有人得这种病,因为得这种病的人不可能有后代的。孩子治病原因,医生说是基因突变,现在受医学发展限制,人类暂时对这种病的认识有限。”

李女士道出对儿子不离不弃的坚韧。“我们就这一个孩子,我从来没有考虑过放弃或者再要一个孩子,如果我放弃的话,他现在就应该已经不在人世了。我既然在他小时候不放弃他,现在已经带了他两年了,我为什么要放弃他呢?而且我觉得每个生命都特别值得尊重啊,我儿子只是特殊了一些,只是不发育,但他还是我的孩子呀!”

李女士表示,作为母亲,她一心只想着救孩子,“对我判刑坐牢并不重要,我觉得救孩子最重要。我性格本来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人,谨小慎微的,我特别怕面对公众,别说是公众,就是人多的时候我会觉得不太舒服。”

>>>不惜代价

不希望患病儿子活到七老八十

“至少活到我们不在的头一天”

“孩子他爸爸是工程师,和我同岁,我以前是编辑,现在全职在家带孩子,我们要他的时候年龄都30多岁了。”李女士承认,在她身后还有坚强的丈夫。

“我丈夫比我更坚定。其实这个事情出现以来,最坚定的是孩子爸爸,孩子最开始最严重的时候,他那会儿还非常小,但他爸爸很坚定,我只想着努力让孩子活着,但是他爸爸说一定要不惜代价让孩子活下去。我当时偶尔会紧张,因为孩子确诊时我就了解过,孩子愈后,医生说他不会发育,他无论多大,长到5岁6岁7岁8岁,甚至夸张地说长到10岁,还是现在这样,不会抬头,不会说话,什么都不会。有些人也许会想些想法嘛,但他爸爸从来不在意这些,他认为这是我们的孩子。我成天给他说,我希望孩子不要寿命那么短,但也不要说活到七老八十,因为我说咱们那会肯定都走了,但他爸爸不这么想,他一直希望我们的孩子至少要活到我们不在了的头一天。”

“如果现在把药停了,就等于是把我儿子送走了,如果要把他送走,我们为什么要养他两年呢?”李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我们两边的父母都很支持我们,孩子爷爷奶奶,还有我妈妈,专门一遍一遍交代我们说,无论如何千万不能放弃孩子,因为老人觉得我们年轻人会怕难,我们全家没有一个人会想着放弃这个孩子。”

>>>两难选择

“他爸爸心态好,只要孩子活着就行”

有病友夫妻离婚 有妈妈甚至自杀

李女士表示给孩子看病,到现在花的钱没细算过,但肯定也不少了,因为挣的钱都花在孩子身上了。“康复治疗,去北京看病,做脑电图,每个月大约需要六七千元,这个药吃了一年多了,以前是400多元一盒儿。”

李女士能坦然面对经济压力大,“我们就这一个孩子,至少还能养他,但后续就不考虑买房买车这个问题,必须得养这个孩子,他爸爸上班挣钱都补贴到孩子的医药费和家庭生活开销上了。”

李女士表示,做父母的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孩子痛苦遭罪。国家没有正常的供药渠道,买代购又涉嫌犯罪,这对做父母的来说,是两难的选择。

“尤其这种我们都是家里的小宝宝患病,我长期接触有病童的家长,很多家庭几乎都要崩溃了。医生说侥幸的话,癫痫严重的孩子只能保持活着的状态,面对不会发育的孩子,他爸爸心态还好,就是只要孩子活着就行,不去多想,但对其他家庭来说,面对一个不能发育的孩子,对家长伤害太大了。我认识很多病友夫妻,为此有离婚的,有的妈妈甚至自杀,她怎么想的自杀呢?有的甚至是想先杀死孩子,自己再自杀。”

李女士说:“我加了5个病友群,里面涉及到几千人,全都是全国各地的病友,这是相当大的一个群体,我们通过代购买药,我们有个大群群主曾经向国家卫健部门反映,应该为这样的特殊病患建立正常供药渠道,他目前正努力在推动这个工作。”

>>>人性执法

如实相告“办案人员我觉得挺好”

警方同情归同情,办案是职责所在

采访中李女士一直称中牟县警方办案是人性化执法,警方办案到家里,没有带走涉案药物,她没有被关进看守所。

“警方也考虑到我孩子每天服药的实际,办案人员我觉得挺好的,所有实际情况我都如实给警方讲明了,来往沟通的微信,包括我儿子的病历,警方都有的。警方也同情这个事,但是同情归同情,法律归法律,他们也是职责所在,他们只负责办案。”

>>>只想救子

和《我不是药神》感觉同病相怜

不是稀里糊涂犯罪没有伤天害理

李女士向华商报记者表示:“我不伟大,每个母亲的本能都是这样的。”

“我也不是稀里糊涂的犯罪啊,我们没有伤天害理。”李女士表示,她只是出于做母亲的本能,只是想救儿子,没有什么非分的想法。

“我没有1分钱的盈利,这和平常说的贩毒没有关系。我就是为了救儿子,《我不是药神》那个电影我看了,我感觉我们是同病相怜,只是救命的药不一样罢了。”

  • 评论列表:
  •  皇冠APP下载(www.22223388.com)
     发布于 2021-12-05 00:00:32  回复
  • 朱一龙以为纰谬,由于自己饰演的角色,是一个贵族富二代,生涯条件很优越,不能能那么消瘦。由于谁人年月的人,不会有意减肥。以是朱一龙行使一个星期的时间,猛增肥10斤。这样一来,朱一龙就有了贵公司那种圆润的感受。建议用心读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