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随笔|说沉淀

(紫气东来 王清 作)

吴重生/文

昨晚拜读著名摄影家刘宇老师的新著《看见自己》,有一段内容引起了我的注意:

“那时,我觉得采访完发了稿,工作就结束了,经常把剩余的底片装进底片袋,随手一塞,其他的就废弃了。中央组办公室有个装底片和样片的大木箱,每星期我都会和同事抬着装得满满的箱子去新华社西门附近的垃圾场销毁……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可惜,不知道里面还藏着多少好东西……我们那时把不够发稿标准的照片称为‘闲片’,现在来看,有些当年觉得不错的新闻照片,现在能在眼前停留的时间其实很短,反而这些不经意拍的‘闲片’会让人觉得更有意思。”

由此,刘宇老师发出这样的感慨:“人的认识往往很难超越时代的限制,影像的梳理需要时间的沉淀,当时被看不上的照片,随着读者阅历的增加和对摄影理解的深化,可能就会有全新的认识被读解出来。”

由此,我想到“沉淀”这个词。有些事物,需要经过时光的过滤,才能将其本真的东西沉淀下来。一件艺术品因时代不同,视角不同,审美眼光不同,而在人们的眼里,其价值也不同。黄宾虹先生在世时,能看懂他的画的人很少。一些人只看到他画山水时“团团墨里团团黑”,却不知他“团团黑里天地宽”。由此可见,真正伟大的艺术品,是能够经受住时间的考验的。

鲁迅先生在传授写作“秘诀”时曾说过:“在文章写成之后不急于拿出去,搁它几天,然后再来复看,删去若干,改换几字。”对此,我也深有体会,写文章像画画一样,是一个人当时心情、心境和思想的反映。写好初稿以后,不妨让时间来沉淀一下它。当你过几天重新审视它的时候,能够更加客观、更加理性,会发现更多可以修改的地方。当然,“下笔千言,一挥而就”的情形,是另当别论的。

金华一位朋友,多年没有联系,前段时间突然找上门来,有事要我帮忙。当年我在金华工作期间,彼此交好。此后虽开隔一方,疏于问候,但友谊沉淀于心。我尽己所能,热情相助,令这位老友感激不尽。我想,人与人之间,如果彼此以心交心,真诚相待,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友谊会像黄酒一样,历久弥香。

人,不可有浮夸之意,而应该有沉淀之心。沉淀自己学识,以积蓄他日高飞的能量;沉淀自己的心气,以培植行事稳重的作风;沉淀自己的思想,以锤炼闪光有趣的灵魂。

实现远大理想,需要有才华支撑,而才华来自学习和历练。莎士比亚说:“时间会成全一切。凡事开始最难,然而更难的是何以善终。”

浑浊之水,因沉淀而清澄;浮躁之人,因沉淀而稳重。让阅历沉淀成智慧;让飞扬的情绪沉淀成宁静的心灵。凡事,善始易,善终难。处事,浮躁易,沉稳难。只有耐得住成长的寂寞,经受得起时间的考验的人,方能在日后“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飞则已,一飞冲天”。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